<address id="ux0wl"></address>
    <var id="ux0wl"><output id="ux0wl"></output></var>

      <output id="ux0wl"></output>
        <var id="ux0wl"><output id="ux0wl"></output></var>
      1. 您當前的位置 : 浙江在線 >> 磐安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綜合新聞
        麻醉醫生: 無影燈下的“幕后英雄”
        2020/06/10 來源:  記者 應伊佩

          大多數人印象,麻醉科醫生是神秘的。他們早出晚歸,工作環境密閉,偶爾見到他們,也是全副武裝,帶著手術帽和口罩,看不見他們的臉。“他們的工作很輕松,打一針就好了。”這也許是多數人對麻醉醫生的“習慣性誤解”。殊不知,麻醉工作遠非如此簡單,營造安全、舒適的“睡覺”環境背后,是麻醉科醫生們不為人所知的艱辛付出。

          近日,記者來到縣人民醫院麻醉科,在麻醉科副主任醫師馮定祥的帶領下,走進麻醉科醫生工作的手術室,得以一探這神秘面紗下的真實面目,認識這群無影燈下的生命守護者。

        麻醉醫生究竟干什么活?

          6月3日下午2點,急促的電話鈴聲在麻醉科辦公室響起,“急診有一名患者,外傷性脾破大出血,需要立刻手術,請做好準備。”接到電話的麻醉醫生傅梅蘇立刻從位置上跳了起來,將所需麻醉藥品與耗材準備好,一路小跑到手術間檢查麻醉機等設備。

          這場手術需要用到自體血回輸機,用傅梅蘇的話來說就是“很復雜,有風險”。在手術過程中,傅梅蘇密切關注著監控儀上的脈搏、血壓、心電圖等動態數據,并針對病人身體狀況及時調節麻醉劑量。傅梅蘇說:“時刻觀察病人的每一項生命體征,一瞬間的刺激都會發生很大的波動,精準地判斷和用藥,才能讓體征平穩下來。”

          與此同時,2號手術室里,麻醉科行政副主任李東風也開始一臺新手術。“今天手術由我來負責你的麻醉和安全,別緊張,睡一覺就好了。”進入手術室,核對完病人身份信息后,李東風與患者進行簡單的交流。雖然口罩遮住了面部,但她依然透過眉眼向患者傳遞微笑,讓患者消除緊張,增進信任感。

          供氧、插管、深靜脈植管……短短幾分鐘,一系列麻醉程序一氣呵成,“這樣的步驟,我們已經非常熟練了,盡量縮短病人的準備時間,緩解病人的緊張情緒。”一起站在門外的馮定祥表示,盡管很熟練了,但面對每一臺手術,醫生們還是會保持對病人和生命的敬畏之心。

          2個小時后,手術結束,主刀醫生和護士們陸續離開手術室。此時,只有傅梅蘇還留在患者身旁,她要細心地復蘇患者,然后送其回病房。“患者回病房后,我們的工作還沒有結束,之后還要進行術后訪視,密切關注患者的后期狀態。”傅梅蘇說。病人從進手術室到完全蘇醒,全過程都有麻醉科醫生一步不離地守護,短則一小時,長則十幾個小時。

          每一臺手術都是一場考驗,不僅是體力,更是精神。從術前查閱患者病史、術前隨訪和心理疏導,到準備麻醉藥品和器材,手術中實施麻醉和維持,手術結束,麻醉醫生還需要幫助患者及時恢復意識,安全度過麻醉蘇醒期。“麻醉如果出意外,生命的消逝是分分鐘的事情,所以要謹慎謹慎再謹慎”。每次看到患者從手術臺上安全下來,傅梅蘇總會無比欣慰,那一刻,所有的苦和累瞬間都煙消云散了。

        連續上班30多個小時

          梅雨時節,醫院里的花開依然。可對馮定祥來說,一窗之隔,再好的美景,他也無暇顧及。“天不亮就來,天黑了才走。”這是馮定祥14年麻醉醫生歲月的日常。將近5000個日夜,他總是保持著“箭在弦上”的狀態,時刻準備著。因為,在他眼里,只有小手術,沒有小麻醉,哪怕是再小的手術,都存在麻醉安全風險。

          每天早上,馮定祥和他的同事們都會提前半小時到達科室,與前晚值班的醫生一起交流夜班情況及當日手術麻醉患者的具體信息。“一般8點30分到9點是每個手術室第一臺手術的開始時間。”馮定祥說,術前30分鐘,麻醉科醫生就會分成不同的“小分隊”,進入6個手術室做麻醉相關工作準備。

          “我們這里沒有下班的概念,只要有需要,立刻到位。”馮定祥回憶說,最長一次連續在崗30多個小時。當時正值下班時間,突然接到急診電話:“有一位顱腦外傷患者急需手術,請盡快做好準備。”已經連續工作24小時的他顧不上身體的疲憊,立刻著手術前準備。腦科手術費時耗力,常常是幾個小時起步,不得有一絲一毫的松懈。高度緊張的幾個小時讓他身心俱疲,待把患者送回到病房,和護士完成交接后,離之前下班已經過了七個小時。

          從醫十多年來,傅梅蘇不知安慰了多少病人,唯獨缺少對兒子的陪伴。“兒子常抱怨說,我是‘嫁給’醫院了。”一句話背后折射的是傅梅蘇的愧疚和無奈。兒子正值高三,即將面臨高考,每個周末回家半天,大多數時間都是孤身一人在家,吃得最多的是外賣。傅梅蘇打趣說,“我和兒子見面,靠的是緣分。”一旦遇到急診患者,下班就變得遙遙無期,一邊是多日沒見的兒子,一邊是危在旦夕的患者,思念都藏在了心頭,化成了動力投入到手術中,期待著下次和兒子見面。

        甘做“幕后英雄”

          麻醉開始,患者慢慢睡去,等到醒來時,手術已經完成。患者和家屬大都知道手術的主刀醫生是誰,但很少知道手術中的麻醉醫生是誰。麻醉醫生的“領獎臺”是在手術室到病房的短短百米間,返程后,又將迎來一段新的征程。

          麻醉醫生要守得住寂寞,甘于做“幕后英雄”。在麻醉師的崗位上,李東風一干就是20多年。在她眼里,每一臺手術都是對生命的期待,“堅守”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前幾日,因為身體不適,做了小手術,李東風顧不上休息幾日,24小時后又重返崗位。從患者到麻醉醫生的身份轉變,從躺在病床上到陪伴在病床旁,內心的敬業與責任讓她重返,對生命的期待讓她堅持。“科室人少,我不能讓我的缺席加重別人的負擔。”

          麻醉科里,每個人都能脫口而出科主任陳宏靖的聯系方式。“電話打得多了,自然而然就記住了。”馮定祥說。一年365天,陳宏靖從不關機,時刻保持聯系。去年10月的一天深夜,急診室送來一名患者,大出血,危在旦夕。馮定祥第一次遇到這么危重的患者,于是深夜給陳宏靖打了電話。“主任二話不說,立刻從家里趕來,親自參與手術麻醉。”至今,馮定祥回憶起來,還充滿著感激。

          “麻醉工作,重復卻充滿挑戰。”麻醉醫生羊英直言,麻醉是學習和經驗并重的工作,“只操作不學習,就會跟不上技術的進步,只學習不操作,技術就會生疏。”

          不是在麻醉,就是在去麻醉室的路上,短暫的采訪過后,馮定祥又要投入到緊張的手術中。走進手術室前,他說了一番很感性的話:“麻醉是一份繁瑣、緊張、忙碌、揪心、疲憊,和死神較量的神圣職業,雖然壓力很大,卻時刻守護患者生命,這是我們最大的幸福。”

        編輯:孔海燕
        相關閱讀
        便民
        野花福利导航

        磐安新聞網簡介|版權聲明 | 廣告聯系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V2 2013-2017 磐安新聞網 版權所有
        主管:中共磐安縣委宣傳部 主辦:磐安縣新聞傳媒中心
        網絡監督舉報中心:
        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 網絡監督專區
        新聞熱線:0579-84668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