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浙江在線 >> 磐安新聞網 >> 專欄 >> 大盤山文學 >> 散文
一段時光 一生印記
2019/03/12 來源:  張丹婭

      時間過得好快,似乎還沒完全熟悉這個地方,又到了要說分別的時候了。儀隴新政——這個我緣定要來的地方,是我人生中最美的驛站,它添上了我教學生涯中最驕傲的一筆。

      我喜歡幽幽的小東山。在微涼的秋日里,拾級而上,看飄舞的紅葉,聽清脆的鳥鳴。可以在陡而窄的石階上席地而坐,賞道旁悠然而過的蟲蟻;可以登上山頂的東山亭鳥瞰全城,嘆八街九陌高樓林立的儀隴新城。

      我喜歡秀美的金松湖。穿過長廊,走過石橋,看落日余暉下滿地的銀杏葉,金黃絢麗,是一種歡愉。在陰雨綿綿的日子,看湖畔心無旁騖的垂釣者,靜默無語,是一種愜意。每當倚著欄桿看野鴨群靜靜游過,又忽而飛起從水面上掠起水花的時候,就別提有多驚喜了。

      我也喜歡大氣的嘉陵江。夏日的早晨,江面霧氣繚繞,日將出未出時是最好看的,朦朦朧朧的,如臨仙境。等霧氣散了,又如同一幅水墨畫,寧靜悠遠。每當夜幕降臨,縣城華燈初上,江岸和兩座大橋四周的燈光頓時閃爍起來,便有了一種繁華盛世的熱鬧。

      我更喜歡周末時一個人到大街小巷瞎逛。看店鋪前瞇著眼叼著煙打紙牌的,看圍著鐵桶燒著爐火擺龍門陣的,看擺桌在街邊胡吃海喝的,看戴著眼鏡一針一線納鞋底的,看宏德中學后門那條小巷子邊搭個簡易鐵架熏臘肉的……

      我喜歡這樣可以不慌不忙地生活。上班路上在琳瑯大道十字路口等99秒紅燈的耐心,晚自修結束后隨性去宏德大道再走上一圈的閑心,以前從不曾有過。

      俗話說“少不入川,老不出川”,自有它的道理。巴蜀的悠閑,只有來過才會懂得。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里山好水美,最不舍的是與新政初中的老師、同學們結下的那一份情意。

      臨近期末,我們極想知道回鄉的日期,卻遲遲不見通知,急得很。那天陳波校長來了,仿佛知道我們心事似的,笑吟吟地用還挺別扭的普通話說:“回家的事莫要著急,也莫用擔心。你們到南充上飛機,我送你們到南充;到成都上飛機,送你們到成都;到重慶上飛機,就送你們到重慶哈。”這樣知心暖心的關愛,在這半年里,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完的。

      雷校是我認識最早的新政初中的領導。來川同行的車上,他聲朗顏和,竟讓我覺得不像遠行,而是回家。到達儀隴后,又是他親自幫我把大大小小行李箱送到住處,直至安頓妥當才放心離開。

      李校高大挺拔,看他走路從容不迫的樣子,總覺得應是當過兵的人。第一回去他辦公室,因有些慌,叫錯了他的姓,但他一直與我談笑風生,沒露半點異樣神色,一直到結束也沒指出我的冒失。現在想起,我還有些許羞愧。

      龔校戴一副變色眼鏡,瀟瀟灑灑。那回周末例會上聽說老師們周末要下鄉扶貧,我也想借此機會去走走看看。會后央求他準我同行,不想他一口應允,毫無半分推托之意。心里是多么感激啊。

      目光高遠的陳校,心地善良的雷校,文質彬彬的李校,雷厲風行的龔校,他們都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樸素而真實地詮釋了德鄉人純樸善良、熱情好客的待人處事之道。

      還有好多老師和朋友,有些還請恕我不能一一叫出你們的名字。但你們每一次熱情的招呼,每一個親切的笑容,我都會一一鎖進記憶的相框里,銘記一生。

      你們如嘉陵江畔恰時綻放的臘梅花,香暖了我在巴蜀濕冷的每一個冬日。

編輯:孔海燕
相關閱讀
便民
野花福利导航

磐安新聞網簡介|版權聲明 | 廣告聯系 | 聯系方式
Copyright? V2 2013-2017 磐安新聞網 版權所有
主管:中共磐安縣委宣傳部 主辦:磐安縣新聞傳媒中心
網絡監督舉報中心:
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 網絡監督專區
新聞熱線:0579-84668311